莫開偉《中國青年報》(2014年10月24日02版)
  幾十天前,一場曾在鄂爾多斯等地頻繁上演過,始於全民放貸的高息狂歡,崩於房企資金鏈斷裂,終至“全民討債”的熟悉一幕在河北邯鄲市上演。據統計,有94家公司涉身其中,主要是房地產企業,涉及金額達93億元。其中,僅金世紀一家,所涉及的非法融資規模近30億元,涉及投資人約5000人。(《上海證券報》10月23日)
  據銀監會資料,中國非法集資形勢嚴峻,僅2013年就偵破3700餘起案件。幾年前發生的安徽亳州“興邦”、浙江東陽億萬富姐、湖南吉首市、陝西神木等特大非法集資大案,至今讓人記憶猶新。但這些血和淚的教訓,並沒有引起民眾廣泛警覺,增強對非法高利集資誘惑的抵抗力。
  這種非法集資案為何會頻發?從邯鄲市的這起案例來看,有幾個問題值得思考:
  一是民間借貸活動經常處於放任自流的狀態。客觀地說,政府職能監管部門在非法融資管理上還是花了一番心血,各級政府都成立了打擊非法集資聯絡機構。但這種機構由多個部門聯合組織,缺乏合力;尤其是因為相應監管機制不到位,無法形成有效的、立體的社會監管體系。廣大農村地區更是處於監管真空狀態。另外,由於政府對民間借貸活動仍缺乏明確法律規範,使之始終游離在合法與非法的“灰色地帶”,難以進行有效整治,它們就像野蠻生長的韭菜,割了一茬又長出一茬。
  二是對民眾金融風險防範意識的引導不到位。民間非法融資能呈星火燎原之勢,關鍵在於民眾金融風險意識薄弱,在高利誘惑面前無法保持投資理性,盲目跟從,致使非法融資的雪球越滾越大。如邯鄲市的房地產企業普遍給出年化利率25%至30%不等,最高的超過30%以上,靠房價溫和上漲根本無法承受如此之高的資金成本。而且一些企業老闆開出高利息,其動機就是為了圈錢,然後跑路,加劇了當地金融信用秩序的危機。
  三是對參與民間非法融資的公務員懲處不力。從過往發生的民間非法融資大案看,都閃現著政府機關公務員的身影,不少政府公務員甚至成了非法集資的幕後黑手,推波助瀾,使民間非法集資陷入更加險惡狀態。一些公務員充當資金掮客,成了受害者,也成了害人者。這說明各級政府在打擊非法集資案件中,對公務員手下留情或受到各種阻力,沒有懲處到位。
  邯鄲百億元民間融資案,使不少民眾的“血汗錢”、“養老錢”甚至“救命錢”打了水漂,這起悲劇再次敲響了打擊民間非法融資活動的警鐘。  (原標題:別再讓非法融資吞噬“血汗錢”)
創作者介紹

室內裝修

vx89vxgw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