備受關註的打車軟件管理規定昨天終於落地。交通運輸部正式印發的《關於促進手機軟件召車等出租汽車電召服務有序發展的通知》中規定,打車軟件逐步納入統一召車平臺管理,但其自主調度不受影響;通過打車軟件發出的召車信息只推送至空車;在機場、火車站等設立統一齣租車調度站的場所,出租車不得通過打車軟件攬客等。各方認為,此前遭到質疑的征求意見稿經過修改,較好地兼顧了效率與公平。
  京華時報記者廖豐黃海蕾
  ■政策亮點
  兼顧公平防止挑肥揀瘦
  業界看來,《通知》中召車信息只向空車推送,價格管制,以及對機場、火車站等設立統一齣租車調度站的場所不得使用打車軟件等內容,在一定程度上兼顧了公平。
  《通知》要求,要逐步實現各類電召需求信息通過統一的出租車服務管理信息平臺運轉、全過程記錄和播報。乘客發出召車信息後,信息到達駕駛員手機終端之前,將先在平臺上周轉處理。召車信息今後只能向空車推送,不能影響到正常營運中的車輛。打車軟件廠商方面介紹,只要做好電召平臺、出租車以及打車軟件信息和數據的統一及共享,識別空車不是問題。
  在機場、火車站等設立統一齣租汽車調度服務站或實行排隊候客的場所,出租車駕駛員不得通過手機召車軟件等方式在排隊候客區攬客。該規定明確了打車軟件不能使用的情況。
  《通知》還規定司機不可任意加價亂收費,不過這一規定並不影響軟件中的加小費競召功能。在這方面各地有不同要求,例如北京規定最多只能加5元,但有的地方政府就不允許加價叫車,打車軟件公司將遵守地方政府的規定。
  軟件自主調度不受影響
  《通知》在肯定了打車軟件合法地位的同時,明確了對打車軟件納入統一召車平臺進行管理的要求,而且為避免影響打車軟件之間的良性競爭,允許保留打車軟件終端,平臺播報訂單時需註明來源。
  《通知》要求平臺運轉不得影響手機召車軟件的正當功能及良性競爭。對此業界理解為“統一召車,不統一調度”。北京惠誠律師事務所趙占領律師認為,上述規定對出租汽車服務管理信息平臺提出新要求,這一規定旨在釐清管理平臺與打車軟件之間的邊界,也是政府與市場之間的邊界,防止管理平臺干預軟件自身正常運營,以打消企業的顧慮。
  交通運輸部運輸司副司長李志強表示,《通知》對統一接入的時間並無要求,目前建議各城市根據情況自行決定。北京市於去年建立96106打車軟件統一監管平臺,目前平臺上只有滴滴打車、快的打車兩家仍活躍,據瞭解,要達到《通知》要求,北京96106平臺需進行升級。
  ■各方反應
  打車軟件:對行業發展是利好
  快的打車相關負責人認為,《通知》肯定了打車軟件對社會、用戶甚至未來智能交通出行的價值和意義。尤其是不得影響手機軟件良性競爭及鼓勵支持研發高性能車載終端設備等內容,對行業未來的發展是利好。
  滴滴打車方面表示,交通部的規定其實是肯定了“北京模式”,儘管對價格和補貼活動有所限制,但給了行業發展較大空間。據瞭解,各地政府對移動打車市場形成三種監管模式:一是北京模式,將打車軟件納入統一電召平臺,訂單全部備案,但政府只監管不調度,事後監管;二是上海模式,在早晚高峰時段禁止使用打車軟件;三是蘇州模式,明令禁止出租車司機使用打車軟件。
  專家:統一規範有利市場發展
  易觀國際分析師王健認為,政府的規定具有“兩面性”,統一規範有利於推動智能打車市場的健康發展和良性競爭,但過於嚴格會打擊移動互聯網軟件的創新性和積極性,政策的度如何把握還要進一步觀察和探索。
  趙占領分析,與意見稿相比,《通知》修改了之前對違規企業直接叫停甚至強令退市的處罰方式,顯然,交通部也意識到直接叫停打車軟件缺少法律依據。
  乘客:加強了行車安全性
  北京白領劉女士告訴記者,在此前打車軟件補貼大戰時期,出門用打車軟件打車是常態,但補貼減小後,使用的動力就小了。“打車軟件怎麼管理我不關心,但有時候打車軟件還是很方便的,我覺得打車軟件就是為了不時之需存在的。”
  公司職員李先生則對新政中的“召車信息只推送空車”拍手叫好,“有時候上了車,司機的打車軟件還在不停地響,一是很吵,二是也影響行車安全啊。”
  司機:驚訝打車軟件合法化
  出租車司機王師傅瞭解新政後,很驚訝政府竟然承認了打車軟件的合法地位。王師傅此前並未使用打車軟件,但身邊已有同事使用,他表示如果他觀察到的同事和乘客使用情況較多,就考慮裝一個。
  另一位裝了某打車軟件應用的出租車司機告訴記者,為了搶單他還專門買了一個固定手機的架子,打車軟件的使用確實降低了他的空駛率。
(編輯:SN064)
創作者介紹

室內裝修

vx89vxgwa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